中国新歌声栏目中奖咨询热线是多少

2016-10-01 04:26:52中国新闻网
摘要中国新歌声栏目中奖咨询热线是多少全国统一免费客服热线(O571-28074847) 受理:查询,投诉,领取,真假,公证等综合业务

中国新歌声栏目中奖咨询热线是多少

  原标题:今年最高规格,七常委和江泽民胡锦涛等哀悼这位逝者

  今天的《南方日报》,刊发了原中共广东省顾问委员会主任寇庆延遗体在广州火化的消息。寇庆延因病医治无效,6月12日在广州逝世,享年105岁。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寇庆延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七常委,江泽民、胡锦涛两位前总书记,许其亮、汪洋、范长龙、孟建柱、赵乐际、胡春华等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李鹏、朱镕基、李瑞环、温家宝、李岚清、曾庆红、吴官正、李长春等退休常委,还有习仲勋同志夫人齐心等,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寇庆延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政事儿”发现,此次在寇庆延生前看望或病逝后表示哀悼的领导人,不管是级别还是人数,在今年以来去世的原省部级领导中,是规格最高的一次。

  前五月至少8位原省部级官员病逝

  省部级官员辞世,党和国家领导人通过各种形式表示哀悼,此系惯例。“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今年前五个月,党和国家领导人至少送别了8位原省部级官员。

  1月14日,海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民建海南省委原主委林栖凤同志遗体送别仪式在海口市殡仪馆举行。习近平、俞正声、刘云山等三位中央政治局常委,还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全国政协副主席杜青林、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张榕明表示哀悼。

  2月20日,第六届湖北省政协主席沈因洛在武汉逝世,享年96岁。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等5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朱镕基、赵乐际表示哀悼。

  4月,5位省部级官员辞世:广州市委原副书记、广州市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主任曾庆申,湖北省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关广富,山西省委原常委、代秘书长韩洪宾,海南省政协副主席王宇田,公安部原部长、党委书记陶驷驹。

  曾庆申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习近平、刘云山、赵乐际、胡春华等领导,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关广富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七常委,刘延东、孙春兰、李建国、李源潮、汪洋、赵乐际等中央政治局委员,和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李瑞环、宋平、李岚清、曾庆红、吴官正、罗干等十七届、十六届、十五届、十四届、十三届等六届常委表示哀悼,对其家属表示慰问。

  韩洪宾逝世后,习近平、刘云山、朱镕基、赵乐际等以不同形式表示哀悼。

  王宇田逝世后,习近平、俞正声、刘云山、赵乐际、韩启德等表示哀悼。

  陶驷驹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刘延东、李源潮、孟建柱、赵乐际、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李岚清、曾庆红、贺国强、杨晶、王胜俊、万鄂湘、杨洁篪、郭声琨、周强、吴仪、顾秀莲、陈至立、肖扬、贾春旺、王忠禹等领导同志送了花圈,或通过不同方式表示沉痛哀悼。

  5月4日,河南省委原常委、省纪委原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国臣在郑州逝世,享年84岁。习近平、刘云山、胡锦涛、朱镕基、贺国强、赵乐际表示悼念和慰问。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对上述几位逝者的哀悼名单中,每次都有总书记习近平,而前总书记胡锦涛有三次。

   三任总书记哀悼105岁老红军

  上述8位省部级官员逝世后,只有关广富逝世后,现任七常委都通过各种形式表示哀悼。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105岁老红军寇庆延逝世后,不仅是现任七常委,三任总书记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均表示哀悼。公开信息显示,这还是今年以来,江泽民首次向辞世的省部级官员表示哀悼。

  官方发布在寇庆延病重期间看望和病逝后表示哀悼的人员名单中,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有许其亮、汪洋、范长龙、孟建柱、赵乐际、胡春华6位中央政治局委员,常万全、郭声琨、王勇3位国务委员,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卸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职务的有37人,包括李鹏、朱镕基、李瑞环、温家宝、李岚清、曾庆红、吴官正、李长春8位退休常委,以及田纪云、姜春云、钱其琛、王丙乾、邹家华、李铁映、何鲁丽、顾秀莲、热地、盛华仁、乌云其木格、蒋树声、肖扬、韩杼滨、贾春旺、叶选平等。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李鹏也是首次向辞世的省部级官员表示哀悼。

  上任信息表明,党和国家领导人用高规格,送别了105岁老红军寇庆延。

   寇庆延到广东第一项大任务是“保护好叶剑英”

  作为老红军,寇庆延亲历了长征、八年抗战和解放战争。他接受采访时曾回忆,长征时“最让我难忘的是差点把我当作\'改组派\'枪毙,是朱老总从枪口下救了我。”

  1936年10月,寇庆延带一个侦察连到甘肃武都与天水之间执行任务,被一个营的敌人包围,激战中,两个班的红军战士牺牲。寇庆延带着6名战士突围跑回驻地。可第二天,寇庆延被五花大绑关押起来,当时受张国焘“左”倾肃反路线的影响,起初怀疑寇庆延“生还有诈”,继而认定是“改组派”。军部发电报给朱德,朱德看完电报后非常生气:“哪有这么多改组派?不能杀。”这才救了寇庆延一命。

  新中国成立后,寇庆延来到广东工作,先后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厅长。叶剑英时任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兼广州市市长、广东军区司令员。“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寇庆延接受采访时回忆,当时,他的第一项大任务就是保护好叶剑英。

  寇庆延回忆:1952年,台湾国民党保密局派四邑情报站少将站长赵一帆密谋策划暗杀叶剑英。这件事上报毛主席后,他马上批示说“一定要保护好叶剑英同志的安全”。罗瑞卿部长点名要广东省公安厅负责侦破此案,这年夏天,公安部还派政治保卫局一处处长李广祥来广州协助,成立专案组,确定行动方案。我们一是做好叶剑英的内保工作,二是搞清赵一帆的情况。那时公安厅没有船、没有飞机、没有汽车,完全是赤手空拳,要想在海上抓捕赵一帆,就只好找南海舰队帮忙。具体负责抓捕赵一帆的是广东省公安厅侦察科长刘毖。我带着刘毖找了南海舰队一个副司令员。南海舰队派出舰艇,在公海上开炮警告,截住了赵一帆坐的香港“德兴”号商轮,把他抓获。

  寇庆延1990年就已离休。他曾于2013年撰文谈自己的养生经,“若要长寿,人生有度”,他写到:人生有度方坦然,坦然方能度人生。如果人生只为一己私利,奢侈铺张、挥霍无度,甚至是搞特权,即使饱食终日,活到千岁那也没有什么意义。

  寇庆延在文中谈到了自己:作为党的高级干部,我自认为在遵守党的制度、模范带头方面是过得硬的。特别是在“票子、房子、孩子”等“三子”面前问心无愧。我对我的子女说:“不要靠老爸。要靠就靠组织、靠领导、靠同志。”六个子女中,我没有为一个说过话,没有一个享受副处待遇。老五44岁下岗,周围的同志很同情,让我给老部下打个招呼。我说:“工人农民的子女能下岗,我的子女为什么不能下岗?”我在工作时期一些亲戚多次找上门来想让我帮忙,从农村出来工作,我从没答应,老家的侄子、外甥没有出来一个。我是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亲戚朋友服务。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一样,现在的司机跟了我近20年,至今还是一名普通职工。

  另外,习仲勋在广东工作期间,两人也有工作上的交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王姝 校对:郭利琴

被问及看着她额上的这样的

小心别人把防守是什么激励你

所有属性和还


相关新闻